20130702000034M.jpg  

李國修走了2013.0702凌晨3:00左右

李國修是我的初戀男友鄧仲淦的換貼好友兼鄰居,從小一起玩樂長大共同加入幫派,舞台劇[六義幫]正是講鄧仲淦誤傷好友的事...

我不是劇中成員之ㄧ,我也沒見過他的那些故事中主角,包含李國修本人在內,

我在1984年認識鄧仲淦,當年大學剛畢業找了一份每與雜誌錄音帶銷售的工作,公司在重慶南路上設了一個點,我也就是被派到該點做銷售的社會新鮮人,

鄧仲淦是隔壁攤位賣書法文具店老闆的朋友,三不五時來店串門子,看到我會主動搭訕問候個兩句,久而久之發現他來的很勤而且常往我這個方向探頭探腦,

有一天晚上,我照常九點下班,收拾攤位後在店門口準備穿越重慶南路過馬路時,被旁邊一部藍色小貨車駕駛位上的人叫住,正是鄧仲淦,他問我住哪裡,我說台北,

他說台北哪裡, 我想了一下,說:[和平東路],他說:[我順路送你回去]我說:[不用了,謝謝]隨即穿過馬路,往我回家搭車的路走去.此後經常看到他來店裏,而且一聊半

天,我對他也稍微放下戒心,畢竟他長的壯碩五官乾淨,也很會哄女生,經常逗得哈哈大笑.

就這樣開始了我們的約會,我見過他的家人,媽媽妹妹及兄弟,還與鄧媽媽及小妹們一起出遊,但是,始終覺得他很神秘,也不清楚家裡環境,只知是個大家族,而且大哥

已經移民美國,其他成員也依親要過去,換句話說,我認識他時就知道他不久要移民美國.

他在家排行老四,尚有三個哥哥 ,下有弟弟妹妹,直到有一天他帶我回家我才知道他家環境很好,住在永和竹林路,一樓及地下室少說也有百來坪,根本不是當初他騙

說:[一家八口窩在一個三坪大的鴿子籠]...

我們就像一般情侶交往,有一夜看完電影院出來,傾棚大雨,我們都沒帶傘及雨具,他騎著摩托車闖入雨中10分鐘後回來,把唯一的一件雨衣披在我頭上快 速騎著摩

衝入雨中送我回家.....

但是,他卻常一個月中消失個10~14天,找不到人也沒有任何訊息(當年只有BBCALL),我常在擔心掛念中度日,等他出現問他去了哪裡,他總說南部陸軍軍官學校:

[回去看看同學]我只知道他被陸軍官校退學,但不知真正原因,我猜想是打架被退學吧,他跟我提過入幫派事,就是六義幫,他是幫主,其他成員我只知道有李國修,當

時李國修應該還沒結識王月,是個有知名度的電視諧星及舞台劇演員.

有一次鄧仲淦要再出國前把腳傷治好要開刀,我整整一星期每天去醫院,帶報紙及早點去陪他,隔壁鄰床是位男士,鄧總是要我在臨床先生在時儘量不要多說話,他怕

隔床先生好奇打探詢問,我當時其實是非常不滿,隔壁床好奇關我什麼事,不理他不就好了,鄧總是小心翼翼讓我覺得為何如此神秘,始終不解.

交往四個月,他出國的期限要到了,他已經開始準備出國的東西隨著他二哥先去紐約,我的心情也開始越來越糟,很想吵架,有一次忍不住我問他,以後打算怎麼樣?他

說:[先過去一年看看,一年後在回來如果我未來太太要呆在台灣就在台灣,或者一起去紐約].

他家裡在紐約開中國餐館兄弟幾人對廚藝都內行是大廚,包含他在內在出國前去一家中式小館廚房打工,他也曾在家裡煮牛肉面給我吃,的確刀工很好.

是嘛?! 好像計劃裡沒提到我名字,那個未來太太是誰?我一直沒吭聲也沒繼續問下去.

就再他出國前二天,我終於攤牌,電話中我跟他說:[我們分手!]他問為什麼,我把擔憂不愉快的想法告訴他,他說:[哪我們先結婚....]我回說:[不要],[為什麼?][萬一

你過去變心了那怎麼辦]他說[要不然我們先訂婚][連結婚都不要了還訂婚,我不要]..當年真的被那種不確定感及他的神秘感弄的心裡非常不踏實,情願放棄.....

不了了之只剩一天了,再如何安撫也無法擺平我的煩躁,我就真的沒去送機,也沒打電話給他.

他離開足足半年我每天過著魂不守舍的日子,有半年每天用眼淚洗面,用眼淚拌飯.......直到半年後才走出,當時我已經在圓山飯店聯誼會上班,用工作及同事的溫

取代思念.

一年後,有一天屋外已經連下幾天雨,上班時桌上電話響起,拿起電話自然作禮貌報號問候,對方出聲:[陳胖...陳胖]霎時反應過來,半天我才開口:[你在哪裡!][在飛

機上..][飛機上?怎可能][你不知道現在飛機上有一種可以打到地面電話][到底在哪裡][..在台北...]

就這樣我們又見面了,一起去看嘞電影,他外型沒有變,我倒是越變標誌(有時男性會員示好,外籍會員追求);見面時我沒有興奮,覺得還是有一種疏離感,看的出他很

興奮很期待,一見面就誇獎我,離開前我說[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為什麼?][我覺得你沒誠意][如果沒誠意我怎會來找你](他其實已經回來二天才打電話給我,並不

是第一時間,雖然他能查到我電話算他厲害)在公車站牌前冷風颼颼,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是個冷冽的冬天夜晚,他拉緊我的大衣領說:[我回去(紐約)就寫信給妳,以後

每天依封信給妳好不好! ]我已不需要作聲,我心裡已經下定主意.接著他又去了南部好幾天,都沒有他的電話,就像他出國前一樣......

他回紐約後的確寄過2封信給我,但是信的內容一樣,就好像抄的一般,我一點感動都沒有. .......我再第一封來信後,回了他一封整整二大頁的信,告訴他這一年來我

是怎嚜過的,我是什麼心境,最後也祝福他,我已確定未來要走自己的路.

又隔一年我去高雄作圓山飯店高雄聯誼會籌備工作,回台北時聽台北同事說有一位鄧先生打過電話來找我,因為沒留電話而我也當然沒接到,我想應該是他吧,已經

距離他上次回來已經一年,而我也即將結婚了.

往事如煙,我在2010年初從大陸返台假回來,再台灣電視新聞上隱約有看到李國修六義幫舞台劇廣告,當時因為李國修的名字看了一眼,完全沒意識到六義幫舞台劇

的內容,一直又過半年後才無異間發先原來鄧仲淦正是此舞台劇故事男主角,他曾在我認識他之前有過這麼一段誤傷朋友致死往事,說明他為何當時總是神秘兮兮深

怕別人窺探他的私事,他也從未向我提及此段遭遇,如果當年我問他,或者我嫁給他,歷史是否會改變,我的人生是否也會改變......一切已成往事.

註:埋藏了近30年的一段陳年往事如果不是看到李國修的過世消息我可能也不會講訴我與鄧仲淦此段人生經歷,...就讓這段往事如李國修的離去一般化做輕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幸福花神  的頭像
幸福花神

花神精品二手舖

幸福花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